正文 第84章 甩不掉的尾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当魏斯带着百人预备队奔袭敌军后营之时,为游击先遣队担任后卫的其他战士继续在树林里不急不忙地绞杀诺曼人的陆战部队。这种碾压优势,一部分要归功于“天时与地利”,在这种雾气和硝烟弥漫的环境里,人数较少还分队行动的诺曼人不得不各自为战,结果被对手逐一击破。此外,这支陆战部队的近战水平,貌似比诺曼人的常规野战部队要至少低一档,跟那些威名赫赫的精锐部队更是没得比——遥想当年的北方边境战役,诺曼军队的皇家陆战师以一当十,创造了不可战胜的神话,此后诺曼军队杀入阿尔斯特国境,屡屡施展地面推进联合空降突击的立体战术,摧城拔寨,风光无限。奥城一役,诺曼人的精锐陆战部队,更是在联邦军固若金汤的防御体系上强行撕开了一个口子,将空降作战的威力推向了顶峰……在这片树林里,跟联邦军游击先遣队的战士们若是那样的精锐战力,岂会是这般一边倒的局面?

    当前之敌确实孱弱,这点魏斯早就意识到了。回程途中,他带着百人预备队扫荡了两股负隅顽抗的诺曼士兵,紧逼之下,这些诺曼人竟有一多半选择缴械投降。林间的战斗进入尾声,一个整连诺曼陆战队被俘了近百号人,其余死的死、伤的伤,还有一些慌乱不已地逃向了山林深处。在这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匆匆撤出战斗的诺曼战舰一直在天上“袖手旁观”,甚至没有装模做样地开上几炮,也不知逃散的诺曼士兵回去之后,会不会向上级狠狠告一状。

    被击伤的诺曼巡防舰不下来,魏斯的部队空有昂扬斗志和充足弹药也无可奈何,他审时度势地下令转移——己方伤员由诺曼战俘抬着走,诺曼人的伤员则由诺曼人自己的医护兵做了紧急处理,然后留在这里等待援兵前来搭救。

    趁着晨雾还未消散,魏斯带着这支后卫部队全速追赶主力部队。穿过低洼地带翻越第一个山头时,魏斯驻足观望,看到那艘诺曼巡防舰在先前的交战位置缓缓下降,舰上的指挥官很快就会从己方伤员和逃散人员那里获知战斗的大致经过,并且报告给指挥部——在部队徒步行军的过程中,魏斯他们的无线电干扰设备必须拆开携带,也就无法继续发挥干扰作用了。事实上,如果诺曼人掌握了无线电跳频技术,这种定频干扰手段便基本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从一个山头到另一个山头,这支负荷不算太重的队伍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在第二个山头,魏斯回首观望,发现那艘差点被迫击炮干沉的诺曼巡防舰循着自己转移的方向追了过来。虽说它此时的飞行高度处在迫击炮的打击范围内,但如果自己带着后卫部队重新部署阵地,依葫芦画瓢地揍它一顿,能否将它干掉两说,肯定要耽误不少时间,而且晨雾已散,山林中的战斗痕迹肯定会给诺曼人的后续部队提供指引,就此招来灭顶之灾也说不定!

    于是,魏斯决定不搭理这条“赖狗”,由队尾向队首传令“隐蔽前进”,并向队伍中的俘虏发出警告:如若喧哗闹事,就地格杀无论!

    在这近乎原始的山林中,高大的云柏和枞树、粗壮的栊树以及四季常青的栎松构成了一片又一片苍茫林海,虽然茂盛的植被、起伏的地形以及天然的沟壑给部队徒步行军带来了一些麻烦,但只要不是冰封山谷的季节,游击队在这里活动能够得到非常好的掩蔽。当年洛林游击战士能够在诺曼军队的反复扫荡下坚持一年,便是充分利用了洛林的山林环境——除非敌人调派大量部队展开铁壁合围式的地空联合扫荡,否则的话,他们可以游刃有余地跟敌人兜圈子,逮住机会就咬敌人一口,让诺曼人不胜其扰。

    作为联邦军最资深的游击指挥官,魏斯可不会因为一场小小的胜利而忘掉自己的看家本领。针对敌方巡防舰的飞行路线,他从容不迫地带着部队走起了“迷踪步”:时而在林中静止、时而快速行军,时而集中进行隐蔽、时而分批越过沟壑。战士们矫健的脚步声,与风吹叶浪的沙沙声相融相合,敌人在数百尺的空中,在飞行战舰的轰鸣中,根本察觉不到地面的异常响动。

    及至午后,魏斯的这支队伍已经走出了二三十里,算是“成功逃离事发现场”,若不是那艘诺曼巡防舰还在附近转悠,这一仗堪称完美。

    清早的肉罐头大餐,让战士们从战斗到转移一直表现得非常给力,但他们毕竟不是钢铁之躯,从前日到今晨,他们在山林中跋涉了两百多里,投入战斗、迅速转移,又走了几个小时,精力和体力都已接近极限——魏斯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当部队行进至一片有溪流淌过的树林,他下令全员休整,就地进食饮水。

    在将诺曼俘虏绑结实并且塞住嘴之后,战士们抵挡不住重重的倦意,或坐或卧,就这样酣然睡去。魏斯没有安排哨兵,而是爬上一棵枞树,以一己之力担负起整个临时营地的警戒工作。在他的特殊视野里,裹挟而来的诺曼战俘士气低落,毫无斗志,加上抬担架耗费了他们相当大的体力,被绑住之后,压根掀不起风浪来,至于那艘久久不愿离去的诺曼战舰,不仅速度缓慢,转向时也显得非常笨拙,看来外部推进和转向装置的损伤,的确影响到了它的机动性,之所以没有撤离,显然是得到了上级的指令,而且肯定会有后援部队!

    如果是调动飞行舰艇或者作战飞机,从华伦斯或是更远的基地来,有这几个小时也差不多到了,然而遥远的天际仍不见有敌人的踪迹……早前出现过的诺曼巡洋舰,按说在华伦斯就可以紧急补充燃料物资或是装载战斗人员,它没来,很可能是被调往他处执行别的任务了。只要这个大家伙不出现,战士们的心理压力就会减少很多,而充足的自信心,无疑是下一步行动的重要软保障。

    魏斯一边观察敌情,一边盘算后续安排。他打算让战士们睡上四五个小时,虽然不能百分百的恢复体力,也足够他们在下一次休整前维持正常状态,而且四五个小时之后也天黑了,即便没有雾气,诺曼战舰也基本上是“睁眼瞎”,只需要稍稍调整路线,就能够彻底将它甩掉。可是,离天黑还有差不多两个小时的时候,原本明媚的阳光被东边飘来的大片乌云给遮住了,天顿时阴沉下来,风也开始加劲。雨天的视线虽然没有雾天那样糟糕,对于在敌占区孤军奋战的游击先遣队来说,恶劣天气总归是有利的。

    雨还没有下起来,天边又来了不速之客。进入魏斯视野的,是两艘满载战斗人员的诺曼运输舰,从观察到的战斗读数判断,一艘载员超过了800,还有一艘则是500+,剔除舰员,这两艘运输舰搭载的战斗人员应该在1200-1300之间,有可能是两个普通的陆战营,或是一个精锐的加强营,又或是若干连队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

    两艘诺曼运输舰从东面乘风而来,速度颇快,当它越过先前发生战斗的那片树林继续往这边飞来,魏斯心头突然掠过一阵悸动,这种罕有的感觉,似乎只有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才会出现,难道说……自己的宿命之敌——亦是血脉至亲,克伦伯-海森家族曾经的骄傲——诺曼皇朝赐封的军事贵族,诺奥-斯卡拉佩剑男爵——那个淡却了真实姓名的泽-克伦伯-海森,来了!

    诺曼巡防舰此刻所处位置,离魏斯他们的临时休整地点约有十里,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而那两艘诺曼运输舰从出现开始,便是以它为参照物设定飞行方向的。到了这个时候,魏斯心再大也坐不住了,他从树上滑了下来,先拍醒军官和士官们,用简练的语言告诉他们出现了新的敌情,他们再逐个叫醒战士们,使得这个唤醒的过程安静有序。

    看样子是受到了友军战报的警醒,两艘运输舰没有贴着树梢飞行,而是维持在千尺高度,抵达预定降落位置方才减速、下降,最后半段基本上是在快速的垂直降落,其降落点恰恰是在这条溪流的上游,在那里,郁郁葱葱的树木缺了一小片,正好为飞行舰艇的降落提供了无阻碍的条件——若是厚皮重甲的突击舰,就算是茂密的树林也能强行降落,而轻型战舰和普通运输舰就如同汽车一样,强行撞树可不会有好下场。

    游击先遣队的战士们没有安营扎寨,也不必拔营再走,醒来之后,拿上武器、拎起弹药就能出发。他们给诺曼战俘松了绑,驱使他们继续两两一组抬伤员。在魏斯的指挥下,队伍重新启程,他们先是沿着溪谷往下游移动,等到雨势骤起,天黑沉沉的,视线跟晚上一样差,他们迅速越过溪流抵达对岸,并继续向西行进。在溪流上游的那支诺曼军队,没有因为天降大雨而停止行动,他们派出零散分队往各个方向散开,主力部队则向西移动,也就是说,两支队伍相距十里,以平行路线冒雨行进……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