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章 不破不立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抱歉,少校先生,我没空跟您研究讨论国际公约细节,您看,我没有伤害你们已经放下武器的伤员,反而站在保护他们人身安全的角度,让他们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您是这艘战舰的指挥官,我完全理解您的心情,但很遗憾,这就是战争!”

    耐着性子说完这番话,魏斯挥了挥手,示意麾下的战士将面前这位愤怒的诺曼巡防舰指挥官押着到外面的树林里去。天还下着雨,将放弃抵抗的诺曼人——包括相当数量的伤员,强行从迫降战舰赶到外面淋雨,乍看起来确实有些不太人道,可是在战争年代,有意或是失控的屠杀比比皆是,在不能把他们带走的情况下放他们一条生路,已经是相当有诚意的“人道”了!

    这淅淅沥沥的雨声,那零零落落的炮声,遮掩了游击先遣队突袭迫降战舰时不大也不小的动静。魏斯让战士们察看了舰上的通讯设备,并且审问了几名战俘,确信它已经在先前的战斗中损坏,诺曼人没法利用它发出求救信号。有鉴于此,他稍稍放缓了节奏,指引战士们有条不紊地挑选和搬运战利品。跟运输舰的“寒酸”不同,这艘战舰的武器库要要“充盈”得多一排排的枪械,有步枪也有轻机枪,甚至还有弹匣式机关炮;一箱箱的子弹、手雷堆成墙,还有不少单兵使用的信号弹、照明弹,也亏得这些诺曼人没有舰在人在、舰亡人亡的气魄和决心,不然的话,只要有人拿着手雷堵在弹武器库门口,足以令魏斯及其麾下的战士们集体抓狂。

    接连的战斗,把魏斯这些战士额外携带的弹药消耗得七七八八,既然双方弹药并不通用,魏斯索性启用预备方案,让三分之二的人换用“诺曼口径”。对游击先遣队的普通战士们来说,敌人的武器装备用起来没那么趁手,战斗发挥会打点折扣,但至少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弹药不会成为制约他们发扬战斗精神、施展战斗技巧的障碍……

    不多时,战场清扫完毕,战士们还得空换了敌舰库房里搜来的衬衣、毛衫以及绒衣,他们撕掉了诺曼军队的绣标,只在最外面披上一时半会难以晾干的军衣。出于战术需要,魏斯还挑了几名战士携带敌人的军装和钢盔。将幸存的三百多诺曼军人悉数转移到附近的树林后,战士们在各处弹药库和燃料舱放置了延时引爆器,待他们撤离完毕,这艘在战场上徘徊了一天的诺曼巡防舰在一连串的爆炸和爆燃中化成了黎明前绚丽夺目的大火炬。那冲天烈焰映亮了夜空,数十里之外都能够瞧见这里边发生了状况。正在控场的诺曼巡洋舰迅速赶来,但等他们搞清楚发生了什么,魏斯和他的精锐战力已经遁入山林。

    不过,就算全力奔跑,敌人的飞行战舰追上来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那艘诺曼巡洋舰在仍在燃烧的巡防舰残骸附近稍作逗留,旋即对周边山林展开严密搜索——这个大家伙不仅擦着树梢飞行,还将所有的探照灯投入使用,露天炮位上的炮手们更是探出头,伸长脖子观察地面的情况。

    魏斯身边的战士,经过层层分兵以及战斗消耗,到这时候已经化为了一支很不起眼的小分队,行动灵活,易于隐蔽。凭他丰富的游击战经验,只要诺曼人没派陆战部队展开地毯式搜索,基本上可以游刃有余地进行应对。不久后,天色渐明,雨势又紧了一阵,到了上午八点多,雨渐渐小了,直至完全停息。对游击先遣队的战士们而言,最大的自然掩护,到此告一段落了。接下来,他们将要面对敌人更加严酷、更加猛烈的反扑,稍有不慎,就可能陷入绝境……

    在这片山林上空反复搜寻无果,诺曼巡洋舰停止了之前那种低效的追猎方式,它在第二艘巡防舰残骸附近缓缓降落,放出全副武装的陆战部队,却没有重新起飞,而是暂时化身为一座随时可以移动的钢铁要塞。

    敌动我不动,敌不动我动。见诺曼巡洋舰停落在树林里,魏斯带着战士们迅速向南移动,沿途经过了几处环境很适合设伏的地方,然而它们此时最大的缺点就是处在敌人的舰炮射程之内——要知道诺曼巡洋舰的主炮打过来,发就能把足球场大小的区域给扫荡一遍。多门主炮轮番输出,魏斯这点人马根本撑不了几分钟,何况这艘诺曼巡洋舰搭载而来的陆战兵也不是软茬。这些诺曼人在林间展开了地面搜索,他们不难通过袭击者留下的种种痕迹,对其撤退路线进行追踪。发现敌人正尾随而来,魏斯故意带着战士们从易于留下足迹的地方经过,半途布设简易陷阱,然后改变行进方向,利用“迷踪步”扰乱敌人的判断。

    当追踪而来的诺曼陆战部队闯入陷阱,接二连三的引发爆炸,那艘落地的诺曼巡洋舰果然迅速做出了反应,它以近乎“旱地拔葱”的姿态升空,擦着树梢飞冲到了发生爆炸的区域,。在确定己方士兵的位置后,它旋即对附近的可疑地点展开无差别炮击,大有一副宁枉勿纵、不惜摧毁一切的架势。

    当隆隆炮声响彻山林之时,魏斯已经带着队伍奔到了十数里之外,他们迅速隐蔽下来。敌人尚未靠近,他们故技重施,弄了一些明显的脚印,布设了拉索式的爆炸陷阱。估摸着敌人上了一次当,接下来会谨慎很多,而且天气转好,发现和排除陷阱更容易了,魏斯决定故布疑阵,派了两个小组往远处的山窝和山坳安置爆炸点,装上长延时引爆器。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诺曼巡洋舰和那些陆战部队仍在刚刚的位置“掘地三尺”,不禁感到荒诞可笑。不过,视线中的敌军地面部队都是后面搭乘巡洋舰来的,先前空降的那支部队看样子并没有回援,想到这里,魏斯又有些担心:若是押送诺曼战俘并转移伤员的己方后卫部队被那伙敌人追上,损失可就大了——如果他们真是由斯卡拉男爵,也即是自己的胞兄泽带队,以他的超乎常人的军事能力,确有可能制造大麻烦!

    不久,第一个装有延时引爆器的爆炸点发生爆炸,敌人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过去。魏斯带着战士们重新出发,朝着相反的方向进行隐蔽急行军。他们在山林中兜了一个偌大的圈子,最终又回到了大部队撤退的方向,而那艘诺曼巡洋舰和那群些地面部队,则像是两条蠢笨的大狗,被他们给远远抛在了身后。

    如果说之前突袭敌军迫降战舰、在山林中牵着敌人鼻子走是对智慧和胆识的考验,那么从这时开始,魏斯和他所率领的这群战士就是在拼体力了——他们比率先转移的主力部队晚了一天一夜,比押战俘、护伤员的后卫部队晚了半天又一晚,比携带迫击炮并护送少量伤员晚了大半夜。为了尽可能加快速度,魏斯和战士们再次简装,每人只留枪一支、子弹六十发、菠米弹两枚,其余枪械弹药或就地布设陷阱,或在隐蔽处掩藏。

    一般来说,训练有素、状态正常的联邦军部队,轻装急行军每小时20里达标、2426里优秀,强急行军可以达到30里的极限速度,但这是指晴天好路。山林地形、无路开路,加上雨后泥泞,极限速度也就20里左右,而且强急行军的持续时间通常不超过45个小时,全天不超过10个小时。敌后游击作战,无论形式还是要求都跟正规军不一样,这徒步速度越快、持久时间越长,才有机会打胜仗、谋生存。魏斯领头在前,战士们紧紧跟随,穿过一片片树林,翻过一个个山头,越过一条条沟壑,新换上的干燥里衣,外沾泥水内染汗,不多久又湿透了。就这样走了四个多小时,中途只短暂休息了一次。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前方传来枪声,魏斯让战士们原地休整,自己咬着牙爬上一棵高大的枞树,开启特殊视野一看,一股约三百人的诺曼军队,正在攻击一支百多人的游击先遣队。

    那边的枪声持续了一阵,接着又响起了爆炸声,从声势判断,有菠米弹也有迫击炮弹。特殊视野可以探知敌我兵力、分布,却不能直接观察到战斗进程,听到这样的交火动静,魏斯心里已经有了数。鉴于敌舰行动力极强,只要稍拖上一点时间,己方部队就有陷入绝境的危险,他火速下树,把战士们召集起来,向他们简单阐述了前方战况和自己的计划,一番极其简短的动员后,迅速朝敌军侧后掩杀过去。

    时间是宝贵的,但在战场上,时间固然至关重要,敌情同样不可忽视。奔行了十来分钟,前面出现了敌军警戒哨,他们两人一组,相互策应,两或三组便有一组配备轻机枪。绕是绕不过去的,强突,要么求快而不惜伤亡,要么求稳而徐徐图之——临阵决断,揆情审势,魏斯深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摒除杂念,一心向前。他时而挥舞双枪,时而精准投弹,时而远距狙杀,在敌人的警戒线上强行撕开口子,虽屡屡跟敌军枪弹擦肩,但无所畏惧,犹如杀神再临人间。战士们纷纷跟进,一鼓作气地清除了敌军多几组警戒哨,快速杀到了敌军主力身后,架起机枪,直接就是一阵突突突……

    钢铁燃魂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